【yrg.888lab.cn - 话题作文】

没有谁的生活会一直完美,但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看着前方,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下面是本站为大家带来的《撒野》读后感,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撒野》读后感第一篇

  “没有谁的生活会一直完美,但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看着前方,满怀希望就会所向披靡。”

  这是作者在文章末尾留下的话,而两个少年互相救赎的故事,听起来似乎并非什么太大的噱头,没有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却偏似一团火引入我胸膛,眨眼便烧得不分西东。

  文章读了一遍又一遍,惊喜与触动只增未减,以至于落笔的一刻,关于此书的字字句句便撞入脑海:那个脏乱喧闹的火车站,那座破败的小城,那张堆满了资料的课桌,那只吉他,那两个熠熠闪光的少年。

  我想这可以算作一个爱与救赎并存的故事,却又不仅是如此,大抵可归结为:你我相遇于混沌泥沼,风声卷来以你为名的,可划破凝滞时空的刀锋。你始终有着傲气与挺拔的脊梁,眼中烧满夺九天覆黄泉的一线火光,那火焚出步伐的决绝与一颗永远滚烫的年轻的心,惊醒沉沦的我。胸膛烧出一抔沸腾的热血,过往茫然顷刻间瓦解得分明,黑暗中那线光自你眼中而来,光中是我的剪影。从今便勇往直前,逐风追月,关山难越又何妨?惟愿追随你脚印。

  这两个踏碎迷惘的少年,像是终得相逢的剑与剑鞘,更是合二为一的圆。

  先说说主角之一蒋丞吧。蒋丞选手,人称丞哥,非典型学霸,精通滑板、弹弓、篮球、钢琴,爱尔兰哨笛业余演奏家,高考市状元省前十,人大法学院学子,是一束光,我所信仰的光。故事刚开始,他也只是个被养父母抛弃,站在破败小城火车站口,脚下似乎只踏着一团虚空的十七岁男孩儿。原生家庭的激烈矛盾,总是被否定,很少享受亲人的温暖,只身前往从未相处过的血缘家庭。而亲生家庭带来的却是更为冷漠的重击,父亲酗酒好赌,家人斤斤计较,他与钢厂这座城的格格不入都将人逼得喘不过气。

  但蒋丞其自我意识里的骄傲,对自身对恋爱的责任感,他早已融入骨血的悍勇与狠劲儿,都使他一路上勇往直前,即便咬碎了牙和血吞,也下定决心要离开此地,不能烂在这毫无希冀的小城里。

  而另一位主角顾飞,在遇见蒋丞之前,他一个人扛着畸形的家庭,一个不靠谱的母亲和一个精神障碍的妹妹,无际的黑暗与冲不破的枷锁将他禁锢于绝望的牢笼。或许是过早的背负一切与无尽的疲倦,他变成无人敢惹的钢厂小霸王,一个下手不要命的刺儿头。麻木是挣扎过后发觉徒劳的认命,心理问题使他隐藏所有的才华,永远把自己放在被动的,无须照顾的位置上。他从未设想自己的人生会能透进光,直到蒋丞带着摧枯拉朽的热烈出现于他的生命,或许就像顾飞后来的一句话:“生日快乐丞哥,希望你永远笑得像阳光,你是我的阳光。”

  我想如果他们没有遇到对方,大抵会一直被黏稠的黑暗所包裹而永难解脱。所以感谢命运;感谢火车站的初见;感谢那场篮球赛;感谢顾飞挥别过去的那场“危楼跨栏”;感谢那晚丞哥手持弹弓于晚风猎猎的天台,无处不在;感谢丞哥备战高考时大飞极尽温柔的陪伴;感谢暖阳春草下的一个眼神,一个拥抱,一句肺腑之言,让过往再多迷茫与苦痛都变得潦草。看着大飞放弃自己却从未放弃他的丞哥,看着丞哥即使被抛弃也从未迷失自我就此堕落,看着他们充满自信与骄傲,坚定与天真,看着他们热烈而纯粹,最浪漫也最动人。

  这场意外的相遇,笑与泪、苦与甜,那些在四中、在出租屋的一点一滴,都是无法割舍的记忆,汇聚成只属于他们也只属于《撒野》的峥嵘岁月,更是我前行道路上最有幸拥有的一盏灯。蒋丞和顾飞让我不禁想到王小波曾写下的一句话:”当我跨越沉沦的一切,向着永恒开战的时候,你是我的军旗。”我想,这两个踏碎迷惘在彼此的青春与未来里会始终撒野奔跑的大男孩,也会是彼此唯一的盔甲坚硬,这份力量将让他们披荆斩棘,迎着光去有对方的那个前程似锦。

  而《撒野》与丞哥带给我的力量与勇气,同样也是不可计数的。笔者塑造出来的人物叫人动心,却不仅仅停留在动心。读过后爱的是他那些不留遗憾的勇敢,冲破壁垒时的热烈和不畏痛。而自己所希望从中得到的,也是这种不畏痛与砥砺前行的执着。蒋丞和顾飞就像是千万种劫难之中迸出的那线光,让人无论身处何地都愿因其咬紧牙关去追,去狂奔。即便是流血淌泪又有何惧?如何险要,悬崖绝岭,为你们亦当是平地。

  这是属于两个少年的故事,他们救赎了彼此,殊不知也将我从黑暗的泥沼中救出。一年多来不乏踽踽独行的时刻,路长路难,走到半途总容易向暗处与自我厌弃倒戈,摇摇欲坠时似乎真如顾飞所作的那首歌所写:“我一脚踏空,我就要飞起来了,我向上是迷茫,我向下听见你说这世界是空荡荡。”可正因为有丞哥,才能在千万次将要坠地时,想放手时咬牙抓的更紧。我因他们试着去碾碎所有恐惧同不可能,始终往前走去。我想丞哥他将一直会是我的骄傲,我的后背,我心之所向,是我人生当途的惊喜,身处无际黑暗莽野时紧握于手心的光。

  故事告一段落,梦还没有完,希望他们在人生长路上依旧一往无前,依旧向着光,在彼此眼中撒野奔跑,在每次相对无言之际一个眼神就到老。蒋丞与顾飞对彼此而言是意料之外的意外,对我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更何况梦仍在继续,他们所带来的爱与勇也永不会消磨殆尽,胸膛的热血将始终烧得滚烫,那是少年人燃烧的梦,燃烧的勇气与燃烧的信念。希望我们如书中所说的,都能像对方一样勇敢。

  《撒野》读后感第二篇

  大半夜又在为绝美爱情流泪,我太喜欢,太喜欢撒野了,喜欢到我开始认为这辈子已经不会再有什么遗憾了。

  希望它永远,永远是真正爱它的人的白月光,永远能够给这些人带来感动和力量,这其中不要有跟风,不要有敷衍。

  请千万真正地热爱这个故事。

  ————手动分割线

  想说说这几天刚看完的《撒野》。

  我其实不是一个喜欢写读后感的人,大概是读书的时候写怕了。

  好吧,因为我很懒,我嫌麻烦。

  看过了就是看过了,喜欢那就多看几遍,我就是犯不着写什么感慨,写这些东西要一遍遍对情节回顾,过滤,筛选,再过脑子,再下笔,懒癌患者不允许自己这么劳心劳力。

  但是碰上《撒野》吧,我想积极这么一回。

  这是我很长一段时间来读过的最感动的小说,我通常碰到喜欢的东西都习惯安利给身边的人,而且情绪还非常激动。

  “啊啊啊xxxx真好看,必须给我去看,求你!”

  像这样的。

  但看完《撒野》,我没有这样想疯狂安利的想法,我甚至想藏起来,我最多跟小伙伴提了一嘴,但是她兴致缺缺,她说她不喜欢围观这种穷人家的孩子如何成长的心路历程,她喜欢看那种上流社会一挥手一投掷就是几百亿的爱情故事。

  我很严肃地告诉她,《撒野》后面奔小康了,不穷!

  她毫不在乎地说,小康跟几百亿比也还是穷。

  呵呵,看来是没遭受过社会主义的毒打。

  话题跑远了,还是来说说《撒野》。

  顾飞第一次遇见蒋丞,那情形实在算不上美好。

  彼时蒋丞在破破烂烂的火车站附近捡到了破破碎碎的顾飞他妹,正濒临暴走的状态。

  (该死,我好喜欢他的不耐烦。)

  顾飞开着摩托车过来,掉进腿眼里的蒋丞首先看到对方的大长腿,啧啧,真长。

  再到脸。

  长得不错。

  气消了大半。

  长腿少年还想载他一程,呵呵,超载了,不约。

  我捡到了你妹妹,我好心给你打电话你tm挂我两次,但是看你腿这么长,长得这么好看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啦。

  我接到你电话以为你是个没职业操守的死骗子,结果是个拽上天的大帅比,等等帅哥为表感谢我载你一程?

  这便是初识。

  后来,很后的后来,他们经历了千般万般的后来,顾飞说,丞哥,幸好,多一秒,少一秒,我都遇不到你。

  若是没有遇到蒋丞,他会怎么样?

  他会一直一直待在钢厂,十年如一日地闭着眼睛沉在湖底深处,没有希望,也根本惧怕希望。

  希望不过是一场更盛大的失望前的一点点甜头罢了,他这样的人,盼不起这样的希望。

  他再清楚不过了。

  他像一只被铁链拴着站在绳索上的鹰,能站稳已经很艰难,翅膀只是为了保持平衡,并不是为了飞翔。

  没有蒋丞,他会一直这样活着,掩盖一身的才华和闪光点,隐忍,无望,麻木地活着。

  也许,他也会安于此,如果没有遇见蒋丞的话。

  蒋丞说他很优秀,他希望这么优秀的顾飞被所有人看到,人帅腿长会拍照会修图会写歌会唱歌,这样的男孩子应该瞩目,应该肆意,应该闪闪发光。

  可对于一个注定无法逃离黑暗的人来说,知道自己有多优秀只会令人更加不甘。

  于是蒋丞出现了。

  你无法逃离黑暗,没关系,我就是你的光啊,我会让你一步步,向我走来,也想光明走来。

  若是蒋丞没有遇到顾飞,他又会怎么样?

  他是来自大城市的清冷少年,被养父母退养回钢厂,他一口答应,无比干脆,直到踏入这座灰蒙蒙的小城市,巨大的无措,茫然,害怕向他袭来,伴随着令人心慌的真实感。

  他一个人了。

  在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

  钢厂的一切那么脏乱不堪,粗俗的街道文化,奇葩的家庭,松散的学校,他回不到过去的生活,也融不进去眼前的生活,每天游离在种种陌生之外,呼吸行走都颤抖艰难。

  “你知道么顾飞,我没有家了,我就这么一个人。在这里,租了一间房,脚底下是空的。我往后靠,后面有你,我才踏实。我不是不去面对现实,我就是一想到如果你不在我旁边了,我就真的,一脚踩空了。”

  很早之前,顾飞写的歌里,也有这么一句词儿:

  “我一脚踏空,我就要飞起来了。

  我向上是迷茫,我向下听见你说这世界是空荡荡。”

  这首歌,后来蒋丞取名为《撒野》。

  就让青春肆意撒野。

  就让我在你眼里,撒野奔跑。

  你迷茫,你害怕,你孤身一人行走艰难,没关系啊,我会站在你身边,与你并肩。

  如果没有对方,他们很可能都一脚踏空,掉入暗无天日的混沌里。

  可是幸好,他们遇见了彼此。

  “希望我们都能像彼此一样勇敢。”

  这是我们蒋丞夹在书本里的字条,后来被顾飞夹在了钱包里。

  “希望我们都能像彼此一样勇敢。”

  但顾飞,松开过一次蒋丞的手。

  顾飞一直知道,蒋丞不属于钢厂,他眸子里流转的光,他浑身低调的刺,他全能型而又非典型的学霸属性都宣告了他不属于这里。

  他那么拼命那么努力,不是为了和谁赌气,只是想证明自己可以活得很好。

  他也确实可以活得很好很好。

  而顾飞,他离不开钢厂。

  离不开的意思不是不想离开,是没有办法离开。

  男朋友那么优秀,他注定要离开这里,而我只能留守在原地,往前甚至不能踏一步。

  一个注定要走的人,他从未想过要束缚挽留,他只会站在他身后,骄傲地看他离开。

  你走吧,你往前走吧,你会交很好的朋友,你会有很好的未来,你会过得很精彩。我在你短暂的暗淡岁月里,陪过你,就够了。

  所以他说,丞哥,我很喜欢你,我会一直喜欢到你不再需要我喜欢你为止。

  “你有没有想过谈个恋爱?”

  想过啊,想和你。

  因为足够喜欢你,喜欢到即使预见分离,也没有办法拒绝你。

  他给蒋丞所有恋爱中的轻松与美好,惯他宠他,护他念他。学霸要全身心奋战高考,他就忙前忙后伺候,营养食谱十大保健,顾家顾店顾男友。

  结果高考一结束他就病倒了,他一直以来习惯付出,习惯承担,自己不会心疼自己。

  学霸考了个市状元,他捧着通知书左看右看,上拍下拍,得意洋洋而又小心翼翼。

  看吧,男朋友真的很优秀。

  高考结束,分别在即。

  他送丞哥去首都念大学,在酒店的浴室里,哭红了眼。他对着对面心疼得颤抖的蒋丞说,丞哥,我很想你,就现在。

  这句话是我哭的最凶的一次,“就现在”这三个字把我虐得太惨了。

  顾飞无比清楚会分别,也一定会分别,甚至被临近的分别搅得心慌意乱,但分别真正来到的时候会发现,心中设想的不舍和难过根本不足于表达真实情况的万一。

  我好想你啊丞哥,在还能看到你的时候。

  异地期间,他们面临的是不断的分别与重逢,不断的不舍与喜悦,更多的还是压抑着的,疯狂的思念。

  谁都在撑,谁都想撑下去。

  可是顾飞还是选择了放手。

  即便蒋丞跟他说过,“我就有一个事,你答应我,别让我跑了。别我一说算了,你就来去自如走了,你多缠一会儿,行吗?万一我后悔了,回头你不在那儿了怎么办?”

  可是先说算了的却是顾飞。

  “你能,不管我了么?”

  “我累了,丞哥。”

  “算了吧。”

  做出这样的决定,他丝毫不比蒋丞好受。

  可他总不能,拖死他吧,他那么好,那么好。

  他一个月内瘦脱了形,拼了命地学习,不仅学专业知识还要学毫无干系的心理学,拼了命地兼职挣钱,拼了命地,想拽他跟顾淼一把。

  凭什么啊,他深爱的少年凭什么要承受这些啊,他应该和别的大学生一样,参加社团,参加聚会,在操场上打球流汗,在台上发光发亮,他就该眼尾拽上天,也天真也意气风发,谁要他承受这些。

  他不允许自己拖累他。

  蒋丞是他毕生见过的,最优秀的人。

  是他意料之外的意外。

  是正脸朝地,砸进他生活里的光。

  顾淼有自闭症,而他,也未有从湖底深处睁开眼睛的决心。

  他像被关进笼子里的大象,怎么挣脱都无济于事,一次次遍体鳞伤的尝试又一次次的绝望,所以他放弃了,即使后来可以挣脱开,可他意识不到了。

  他被关进牢笼太长时间,早就不对自由抱有任何希望。

  但是也都还好,蒋丞从未离开。

  他的那束光,从未真的离开过,在他说出“算了吧”之后。

  我不想给他任何外力,我就要他,蒋丞说,自己走过来,一步一步,不管他用多长时间,他得自己走过来。

  然后顾飞就一步一步,朝他走过去了。

  “丞哥,你在吗?”

  “我希望能和你一样勇敢。”

  我在啊。

  我一直,都在啊顾飞。

  后来飞丞解开了心结,二淼也渐渐康复,两个穷人家的小孩凭自己的本事慢慢朝小康之路奔赴。

  所有的努力,所有的付出,在欢声笑语里得到了它应有的结局。

  整篇故事有虐有笑,泪点里被逗出一鼻涕泡,笑点里也能酸出一眼眶泪。所有猫丞丞和兔飞飞不那么优雅的糙话都见缝插针撒的一把好狗粮顺带萌我一脸血。

  真好啊,他们俩也太好了。

  还有两个名场面我很喜欢。

  名场面一:

  “丞哥。”顾飞看着镜头里的蒋丞。

  “嗯?”蒋丞应了一声。

  顾飞放下相机,看着他:“我爱你。”

  “什……”蒋丞愣了愣。

  “我说,”顾飞提高声音,“蒋丞我爱你。”

  (这里我们忽略因太过激动而摔下马的蒋丞丞)

  蒋丞勾了勾嘴角,眼睛眯缝着迎着阳光,看上去还真是挺像猫的,“顾飞我也爱你。”

  名场面二:

  “我要去比赛,”蒋丞小步蹦着,“我要赢那壶酒。”

  “干嘛啊,”顾飞笑了,“想喝的话可以买啊,我看他们小商店里好多酒呢。”

  “不,不一样,”蒋丞还是小步蹦着,“我要赢一壶酒,拿来娶你。”

  (这里我们忽略比赛前偷偷去小商店买酒的顾飞飞)

  “我是想万一没赢到那壶酒,你不娶我了怎么办,我就去买了一壶。”

  蒋丞压着声音笑了好半天:“靠。”

  最后矫情地说一句:幸好,能在最好的年华里,遇到即便可能不是最好但依然是最好的你。

  《撒野》读后感第三篇

  巫哲,晋江签约作家。代表作《轻狂》《撒野》。而今天,我便来推荐她写的长约三百多章的小说——《撒野》。

  “我一脚踏空,我就要飞起来了。”这是一段歌词,描述的正是主人公顾飞。《撒野》是一部校园励志小说,讲述的事情恰是我们生活中遇到过,经历过的事情。巫哲曾经说过,她想写一部关于高中生的真实生活写照,于是,她创作了《撒野》。

  故事发生在鞍山钢厂的一个经济落后的小城市里,高中生蒋丞遭领养家庭退养,被养母送回自己亲生父亲身边。蒋丞的父亲爱喝洒,赌博,那些不正当的事情蒋丞的父亲都干,每次蒋丞回家时,都能看见自己父亲被一群人群殴。他还有一次冲上去帮助父亲,可懦弱的父亲却再次让他心灰意冷。这便是蒋丞的亲生家庭,压抑,每日活在追债的生活里。

  可他却遇到了同班同学顾飞。顾飞是个刺头,打架抽烟他都会。可蒋丞却与他成了好朋友,用顾飞的话来说,是落丞这片曙光让他回头是岸。他们这对好见兄弟都为对方而活着,尽管家庭有多不美好但他们却因为对方都微笑迎着希望。

  记得最深的是蒋丞桥头遇顾飞的一章事,我不防来讲讲。那天黄昏蒋丞吃完晚饭后准备到处走走。走到桥那边时,他看到了顾飞。顾飞背对着他,手里拿着照像机,对着夕阳景色,“咔嚓”几声,照下了迎面走来的蒋丛。我曾见过那张照片,镜头里的蒋丞迎着光,嘴角微微扬起,眼里充斥着希望。真如伪渣里的那封信:“一起去啊,去更远的地方!”

  这篇推荐已经结束,《撒野》也已翻篇。巫哲这个狗蛋儿,告诉了我什么叫来自满怀希望的高中生的《撒野》。